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《浮云》:成濑巳喜男艺术思想中的幽玄美小天池

《浮云》:成濑巳喜男艺术思想中的幽玄美小天池

图片说明:《浮云》:成濑巳喜男艺术思想中的幽玄美小天池,。

“花的生命短暂的,但人的苦难是漫长的。”——林芙美子


一部史诗级爱情故事片


谈及成濑巳喜男大师的作品,就不能避开这部《浮云》,《浮云》是成濑大师于1955年执导的一部爱情故事片,本片改编自日本著名女作家林芙美子的同名小说,由高峰秀子与森雅之联袂主演。


可以说,这部《浮云》是成濑大师的巅峰之作,上映后获得了诸多好评,位列当年《电影旬报》的十佳影片,并被收录于日本名片200部当中。


《浮云》以古田雪子的爱情为主线,向人们描摹了一幅战后日本经济衰退下,底层民众颓废迷茫,在困苦中挣扎的浮世绘。


战争期间,雪子在越南与森雅之所饰的有妇之夫富冈兼吾相识相恋,富冈向雪子承诺回国后会与妻子离婚并和她一起生活,可日本战败后,雪子在颓败的平民区发现富冈并没有和妻子离婚,富冈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跟雪子提出分手,却又会在空虚寂寞时找雪子寻求慰藉。


雪子讨厌这个自私自利又懦弱的男人,可是在越南的那一段美好生活又让她难以忘怀富冈,二人就这样私下幽会,雪子也从最初对爱情的幻梦中醒来,开始与富冈一同沉沦于这种爱情游戏当中。


可富冈喜新厌旧,又与偶遇的温泉旅馆老板娘节子有染,痛苦的雪子打掉了与富冈的孩子,本想与富冈一刀两断,却不想节子与富冈东窗事发,旅馆老板杀死了节子,丑闻导致富冈失业并麻烦缠身。


雪子还是割舍不下与曾经与富冈在一起的美好,再次找到富冈,这时的富冈,妻子已经因病去世,为了生存,打算去多雨的雅山岛就职,雪子决定放下一切与富冈前往雅山。


当两个人一步步靠近爱情,心与心开始有了交流,可雪子却病倒了,刚到雅山不久就去世了,直至这一刻,雪子才真正走进了富冈的内心。


《浮云》可以说是成濑大师的经典之作,同时期著名导演小津安二郎就曾经说过,他是没办法拍出《浮云》这样的影片的。这部影片自然离不开成濑大师独特的拍摄风格,从题材到场面调度,再到镜头的表现手法等均有着属于成濑大师的艺术特征,但影片更让人流连的是镜头下的“幽玄美”。


今天,我们以《浮云》为例,一起来分析下成濑大师艺术思想中的“幽玄美”。


浮云中青春洋溢的高峰秀子


1.“幽玄美”理论的诞生

“幽玄美”源于中国的禅宗文化


在镰仓时代,日本与中国的文化交流进入了活跃期,在这期间,日本的寂照大师与成寻大师均到过宋朝的天台山、五台山等名山圣地巡礼,并将宋代的禅宗文化引入了日本,并很快生根发芽,以临济宗与曹洞宗为代表的日本禅宗进入了发展的鼎盛时期。


日本禅宗文化的发展,渐渐改变了日本原有的审美意识,从“真实与物哀美”逐渐向禅宗的“空寂”审美观转化。这种“空寂”与禅宗的“悟”有一点点相通,但是又有着本质的区别,结合了本土美学意识,这种“空寂”被理解为一种对人生欲求不得的苦恼,是一种心与心的交流,因为从本源上带有一丝禅宗思想的神秘感,进而表现在电影艺术上,或者其他艺术形式上,就形成了寂寥的幽玄之美。


世阿弥的能乐艺术之幽玄美


幽玄美”这一美学理论,最初来源于世阿弥的能乐艺术思想,世阿弥将他的能乐与幽玄之美联系在一起,并给予“幽玄”新的定义,幽玄离不开“心”,想要理解幽玄之美,就必须要从“心”上入手,想要充分表达出“幽玄”之意,就必须要用心去感受,具体落实到艺术表演中,即指“动心在前,而动身在后。”


意思就是表演更注重“心”的体悟与感受,这种美学的表现形式,就会呈现出一种内敛含蓄之美,让人回味无穷,更能够让人们能够体会到肉眼无法看到的内涵,因为这种含蓄的深度表达,才是真正的“幽玄”之意。


世阿弥强调精神层面的美学意识,让幽玄不再受限于我们的感官体验,而是从心上去感受那种“有与无”的变化,可以说“有”的对立面是“无”,但是“有”发展到极致就是“无”,而“无”也是最大的“有”,这种精神层面的美学体验让“幽玄”理论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
雅山岛就在前方,轮船上的雪子在向窗外凝望


2.《浮云》中“幽玄美”的体现

人物角色交流中的“幽玄美”


“自然语言是个不精确的系统,存在着一些致命的缺陷。”——罗素


《浮云》中,有一个片段,雪子因为怀上了富冈的孩子,雪子找到了富冈在东京的新住址,但是开门的却是温泉旅馆的老板娘节子,显然这个薄情寡义的负心男富冈已经和节子住在了一起,这个以“老婆在家里等他,不能再有非分之想”为由拒绝雪子的男人,竟然又另觅新欢。


可以想象雪子在见到情敌节子的时候,内心的愤怒与屈辱是多么的强烈,可是在成濑大师的镜头下,他用一种“幽玄”与“空寂”之感淡化了这种冲突,雪子与节子的对话也十分的简单,只是寥寥数语,没有争吵,多数时候是眼神的交流。


甚至成濑大师用几个小孩子的玩闹打破了这种剑拔弩张,压抑的情绪潜伏在画面当中,在增加了画面张力的同时,又将这种“幽玄”与“寂寥”之感贯穿其中,呈现出一种极为悲凉的美感,这种“幽玄美”的渗透,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,完全是通过人物之间的交流体现出来的,不需要激烈的戏剧化冲突,仅仅是演员之间“心与心”的交流,这种交流也带着彼此对人物的“悟”。


《浮云》中最后一个片段,也充分体现了成濑大师的“幽玄美”,当富冈跪坐在已经死去的雪子身旁,昏黄的灯光将他的身影拉长,回忆中,雪子明亮的身影再次浮现,笑靥嫣然,回忆中的明媚与现实中窗外的暴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
看着眼前香消玉殒的雪子,富冈只喊了一句“雪子”,再没有过多的言语,只是两个字,里面的那种寂寥与痛苦,悔恨与痛惜全部都蕴藏其中,明明没有哭天喊地般的情绪爆发,却让人能够体会到那种深深的依恋和浓浓的悲情。


富冈轻轻为雪子涂抹口红,好像雪子还活着一样,这是成濑大师少有的长镜头,在这样的镜头之下,情绪彻底溢满,已经要呼之欲出。此时富冈与雪子的交流,再也不需要语言,因为再多的语言也是苍白的,反而是这种心与心的靠近,彻底让影片升华,两个人的爱情也达到了一个至高境界。


雪子死在了心爱男人的身边


3.导演在与人物以及观众交流中的“幽玄美”

在拍摄《浮云》过程中,成濑大师很少会与演员交流,在高峰秀子的回忆录中写道:“他总是一言不发,于是我也一言不发地表演。”


成濑大师认为,如果用过多的语言与演员沟通,就无法达到他想要的效果,因为在他的艺术思想里,他更希望演员能够用体悟的方式去接受他的指令,能够与演员进行“心与心”的交流,用心与沟通才能达到那种语言无法达到的境界。


也因为这种原因,成濑大师很少启用新人,《浮云》的主演都是成濑大师的御用演员,如高峰秀子,原节子等,如果频繁地启用新人,就需要重新去培养彼此间的默契感,在《浮云》中的拍摄过程中,成濑大师就提出“悟”的原则,而这一指导思想,正好与“幽玄美”相通,希望能够通过演员的这种精神层面的表达,通过饱满的情绪渲染,才能把他想要的东西表达出来。


这种在拍摄中不动声色的执导,自然有了那种“幽玄”之意。成濑大师也非常不赞同夸张的演技,因此在《浮云》中,你可以看到很多的场面,都是演员之间的心灵交流,在越南时的富冈意气风发,而战败后,回到日本的富冈则整天愁云惨淡,影片中没有一个字来表现出这种颓废,完全是成濑大师所说的“悟”。


森雅之与高峰秀子的戏份当中,很多时候,两个人是无言相对,甚至在长镜头下,两个人默然无语,但是情绪的传递和堆叠却是异常的汹涌,语言的表达在这里完全退居到次要地位,而心上的沟通,成为了传递情绪的主要法则。


正是这种高超的表演,自然而然就有了“幽玄”之意,这种“幽玄”的呈现,也加深了观众对影片的认知与了解,能更好地体会到画面之外的意境,这是成濑大师的高明之处,也是成濑大师“幽玄”美学思想的呈现。


说在最后


《浮云》是成濑巳喜男较为满意的一部电影,他也时常在小酒馆里,一边喝着小酒,一边对周围人说,这部《浮云》,小津也是拍不出来的。也许这里面的原因与扎根于成濑大师心灵深处的“幽玄美学”是不可分的,这种从骨子里面迸发出来的美学意识和审美理念,也让成濑大师的作品耀彩于后世。

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日本在线成人AV_动作色播视频在线观看_免费AV视屏爱爱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《浮云》:成濑巳喜男艺术思想中的幽玄美小天池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ericoren.com/article/28.html
有关热门【《浮云》:成濑巳喜男艺术思想中的幽玄美小天池】的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