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又出现人传人了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宝莱坞恐怖电影大全_关之琳出演过什么电影_电影詹天佑读后感字大全--百万富翁电影资讯网
昨天,网上的一段视频,看得人眼眶含泪。视频中,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含泪喊着口号:我命由我不由天!然后收拾东西离开了学校。(图源于:北京时间)他们是吉林省吉林市高三的学生,因为疫情,他们才刚复课不久,就又停课回家上网课了。5月了,距离高考已经很近了,不能在学校上课,会对他们有多大的影响呢?他们高考成绩会如何呢?这一切还都是未知数。希望他们真能像口号里喊的那样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不管外界环境如何,9月都能踏进自己想去的大学。而他们之所以不得不回家上网课,是因为吉林突然爆发了聚集性疫情。在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吉林省一直都是感染人数比较少的低风险区域。可如今几乎全国各省感染人数都是零增长了,吉林却出现了多人感染的情况。第一个发现的感染者,是在吉林市周边隶属于吉林市的县级市舒兰市确诊的。5月8日,吉林省健康委员会通报了新增本土病例,这名女子45岁,是一名公安局的洗衣工,家住在舒兰市北城街道供销联社住宅楼。(图源于:新京报)5月6日,她因为发热去舒兰市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,5月7日,核酸检测呈阳性。之后她的行程轨迹被公布了出来。从4月23日到5月7日,她除了乘自驾车到公安局上下班以外,还和丈夫一起开车到超市买菜,两人都没有戴口罩。期间她还去过药房买药,又多次去了母亲家。去超市买菜期间不戴口罩,病毒潜伏期期间她多次外出,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和她接触过。此时此刻的舒兰,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携带病毒了,舒兰市的风险等级由低风险调整为了中风险。两天之后,最令人担心的是还是发生了,吉林省新增感染者11例,全部都是5月8号通报那名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,和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。这11名感染者里,病例1是那名女子的丈夫,病例2、3、4、6都是女子的姐姐、姐夫,病例5、7是女子的密切接触者,病例8、9、10是女子丈夫的密切接触者,而病例11则是病例7的密切接触者。这次感染,出现了家庭聚集、单位聚集,还出现了二代传播。不仅如此,被感染者里还有人在浴池工作,会接触很多人,舒兰市也在紧急寻找4月1日到5月6日期间去过清华浴池的人。眼看着感染又扩大了,舒兰变成了全国唯一一个疫情高风险地区。社区开始全部实行封闭管理,本来复课的学生也重新开始上网课,吉林市的火车站已经暂停办理乘车业务,舒兰封城了,人们开始害怕了。感染的消息传来,大家也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进,街头几乎已经看到不到行人了,车辆也是寥寥无几。有些商铺开始挂上塑料布隔离购物,有些住楼房的市民为了防止聚集,也搬进了平房居住。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东北人,防控起疫情来比谁都认真,这大概也是吉林省73天无新增本土病例的原因。但是,随着那名洗衣工的确诊,73天无新增本土病例的大好局面被打破了。这时候,大家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感染人数别再增加了,希望这次疫情快点过去。可病毒还是那么可恨又狡猾,感染链又延长了,甚至延长到了外省。11号通报吉林省新增了3名感染者,其中1人是舒兰人,另外2人住在吉林市丰满区,他们3个分别是舒兰通报的病例1和病例9的密切接触者。吉林市丰满区的疫情风险等级也从低风险调整成了中风险。不仅如此,10号辽宁省沈阳市也通报了新增1例本土病例,也是舒兰市聚集性疫情的相关病例。5月13号,吉林省吉林市又新增了6例本土病例,都与舒兰的聚集性疫情有关。吉林这边感染者不断增加,辽宁那边的感染链也在不断扩大。14日下午,沈阳市举行发布会,公布新增感染者,感染者分别是10号确诊那名沈阳新增感染者的室友、同事。在发布会上,也公布了这名沈阳男子是如何被舒兰感染者感染的。这名男子的父亲,曾经自驾车到吉林火车站接儿子回沈阳,而他的父亲,正是11号吉林省通报的病例3。这3人感染,直接导致辽宁数千人被隔离。到此还没有结束, 14日吉林省又新增了4例感染者。4人的感染,都与8号通报的女洗衣工相关,4人里有一人还是保洁员,在到丰满区做保洁的时候,与丰满区的感染者有过密切接触。之后,她又到了饭店和多个小区的居民家中做保洁。目前,吉林省有密切接触者686人,他们都在进行隔离密切观察。截止今天,女洗衣工的传播链条上已经有29人确诊,吉林省26人,辽宁省3人。病毒不会无缘无故出现,感染者也不会无缘无故被感染,而那名洗衣工是如何被感染的还是个谜。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分析后表示,这名女子不一定是此次聚集性疫情的源头,有可能是在洗衣过程中被感染。为了尽快找到感染的源头,国家疾控中心派出的5名流调专家也抵达了舒兰,进行传染源溯源工作。同时,吉林省各市也从7家医院抽调出300名护士连夜培训,让他们加入到核酸检测的采样工作中。其中吉大一院派出了30名医护人员去增援吉林市和舒兰市,而这30人里,有10人刚从武汉回来,从上一个战场归来,又要奔赴下一个战场。在这场疫情里,医护人员们付出了太多,但是不管付出多少,他们的目标都只有一个,那就是早日战胜疫情。尽快找到传染的源头,治好被感染者让他们痊愈出院,这样疫情才能早日结束,所有人才能松一口气。而看到医护人员和一线人员都那么努力,我们就更不能松懈,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,没到摘口罩的时候,没到去澡堂搓澡的时候,也没到聚餐的时候。虽然洗衣工被感染很无辜,但是如果她没有频繁聚餐、出门戴口罩,传染链也不会那么长。但不管怎么说,与其纠结谁对谁错,不如我们都管好自己,不聚餐、少出门、出门戴口罩,因为真的不知道身边哪个人是无症状感染者。我们管好自己,其他的交给国家、交给医护人员。就像舒兰市长在发布会上说的,吉林省73天无本土感染者,就说明在防控疫情这方面,吉林省没有松懈。而且国家卫健委也向舒兰派出了工作组。不管这次感染是境外输入者传播的,还是其他原因,我们都相信吉林、相信舒兰一定会度过这次难关的。到时候疫情真的过去了,我们摘下口罩、和家人聚餐、再去澡堂搓澡搓个够。